1
设为首页注册登陆邮箱English
字号: 睿观察 > 最新资讯 > 正文

欧洲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中国最好策略是"不理"贸易战

2019-09-02 10:11:08    来源:新浪财经    发布者:王言

  CDF Insight(论坛洞察)是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推出的深度原创栏目,2019年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前,欧洲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尼尔·格罗斯(Daniel Gros)接受了本栏目独家专访。
 
  “最近,欧洲就看着中国和美国,想:为什么这两个国家不能更文明点呢——当然,这里指的是特朗普总统和美国。”
 
  欧洲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尼尔·格罗斯(Daniel Gros)认为,美国和中国的贸易战源于中国高速发展给美国人带来的“挫败感”——但对欧洲来说,中国不是竞争对手,而是经济伙伴。
 
  他也点出了自己认为关于中美贸易战和中国投资的若干误区:美国对外国征收的平均关税税率、美国所提出的“强制技术转让”、中国在欧洲国家引导投资、“一带一路”......
 
  在格罗斯看来,中国最该做的是对内继续改革,对外倾听欧洲人、日本人或其他国家的意见,解决共同面临的问题。
 
  “如果中国这样做,整个世界会成为它的盟友,而美国将被孤立。这是中国必须做出的选择。”
 
  贸易战的背后主要问题是地缘政治
 
  CDF: 观察者们一直在试图分析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这场贸易战。从你的角度来看,贸易战的根源在哪?
 
  格劳斯: 我认为贸易战从根本上来自美国人对经济问题的挫败感。
 
  长期以来,人们一直抱怨中国对知识产权保护不够,许多人认为中国存在大规模的知识产权盗窃的现象,但我认为这不能成为贸易战的理由。
 
  最重要的是美国觉得自己正在失去第一的位置、想要发泄愤怒。这场贸易战的始作俑者是美国,而不是欧洲,这一简单的事实表明,贸易战背后主要问题归根结底是地缘政治。
 
  CDF:也就是说,中美贸易争端本质是一个地缘政治问题,而非经济问题?
 
  格劳斯: 没错。这就是美国很多动机背后的实质。他们认为美国的领先地位不仅来自军事力量,还有技术和经济力量。但现在情况已经发生改变,中国在经济和技术方面都在迅速赶上。
 
  30年前,我们也曾面临类似的问题,当时美国人和欧洲人认为日本将要统治世界了。
 
  当然最终没有爆发贸易战,因为地缘政治形势不同,日本是美国的盟友,但我们现在仍然有与那时非常相似的、关于技术的恐惧。
 
  CDF: 中国、日本与美国的关系确实不一样,但现在的外部环境也不一样了,全球经济和政治格局以及中国的体量、地位都与30年前的日本不同。
 
  格劳斯: 第一个不同点当然是大小。中国人口是日本的十倍,因此中国对美国和欧洲的技术和技术优势的所谓威胁,或者说威胁的表现,要大得多。但我认为这只是故事的一部分。
 
  另一部分是——我们总是回到这一点上——这不是盟友之间的技术竞争。
 
  美国觉得这里有一个潜在的对手(中国)。这也是美国反应如此强烈的原因。你必须看到,欧洲并没有那样反应,因为欧洲并不认为中国是一个对手。对欧洲来说,中国是一个经济伙伴。
 
  CDF: 你认为特朗普总统是问题所在吗?你认为如果其他人在2020年赢得大选,美中关系会有很大不同吗?
 
  格劳斯: 我认为在另一位总统的领导下,关税战将会消失,因为任何理性的人都知道打贸易战不会带来任何结果。
 
  但不幸的是,我认为美中之间的全面对抗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中美间关于地缘政治的竞争将继续下去。当然形式将会改变,比如说如果有一个新的总统,他/她将发现关税无法阻止中国的增长。但不同之处在于,你真的无法阻止一个基本面强劲的国家实现增长,尤其是从外部,尤其对方是像中国这样的大国。
 
  中国越发展,对贸易的依赖就越少。美国经济是全球经济的四分之一。即使美国对中国关闭市场,对中国的一些行业有伤害,但世界上四分之三的地区仍然是开放的。因此,美国无法阻止中国的增长。
 
  关于中美贸易战的一些误区
 
  CDF: 鉴于目前中美双方的种种举措,你认为这场贸易战会变成一场科技战,抑或现在已经是了?
 
  格劳斯: 我认为科技战是言过其实的,我认为这更像是一场竞争。贸易战是双方都采取关税措施,但最终还是希望进行贸易。就科学和技术方面而言,它更像是一场竞争。
 
  欧洲将对来自中国和美国的科学家开放。如果特朗普让科学家们很难在美国见面,也许他们可以在欧洲见面。
 
  CDF: 在贸易战中美国方面用到了一个词,那就是“强制技术转让”。那么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格劳斯: 是否进入中国市场是美国和欧洲公司的自由选择,要么我们去中国做生意并转让一些技术,要么我们就不去那里。说技术转移是强制性的,我觉得真的是言过其实了。
 
  CDF: 您的文章中谈到有部分学者夸大了美国平均关税税率在判断贸易失衡中的作用。特朗普上任前,美国对工业进口产品的平均关税税率约为2%。在他提高对中国商品的关税之后,平均税率提高到了5%左右。
 
  格劳斯:我认为这些数字实际上是误导,实际上的情况更糟。我们不应该直接把2%和5%进行比较。
 
  真正需要比较的是平均2%的税与对一大批商品加征25%至10%的税。我认为这两者有很大的不同,向中国商品加税对美国市场有很大的影响,将给美国经济带来非常沉重的负担。但对中国来说就没那么多了,因为中国在世界上还有其他市场。
 
  说实话,欧洲现在就看着中国和美国,在想:为什么这两国不能更文明点呢?当然,这里指的是特朗普总统和美国。我们当然也和中国有一些问题,但是欧洲认为这应该是由谈判决定的。
 
  就目前而言,欧洲觉得自己受到了中美贸易战的负面影响,因为贸易战增加了不确定性。当然,有一些欧洲企业很有可能从中获益,比如空客现在在中国的市场可能更大了。
 
  美国、欧洲和中国的发展前景展望
 
  CDF: 有人认为,美国国债收益率倒挂,经济面临增长放缓甚至衰退压力;也有人认为美国经济仍有优势,正走向金发女孩经济。您怎么看?
 
  格劳斯::我们不应该用短期增长的视角来看这场贸易战。接下来的两到三个季度?还是几年?这是一个更具实质性、更长期的问题。
 
  事实上,美国经济在过去几年中并没有表现得那么糟糕。它做得不是很好,但也不坏。
 
  我认为,在未来几年,它可能会稍差一些。原因是美国的财政预算持续出现庞大赤字。而且我认为有些过度依赖消费,对大量消费的支撑可以维持一段时间,但不可能永远维持。
 
  所以我不认为美国会进入金发经济。它可能会有一些低迷,一些衰退,但也不是危机。
 
  CDF: 那么欧洲呢?
 
  格劳斯: 欧洲会比美国更差一点。欧洲的增长速度更慢,对贸易的依赖也更大。
 
  我认为从长远来看,依靠贸易是好的,因为贸易是推动全球经济的动力。但有时也有短期的问题,我认为在短期内,欧洲经济将比美国更困难。从中长期来看,我认为两者的表现将非常相似。
 
  CDF: 英国脱欧会给欧洲区域经济带来什么影响?
 
  格劳斯: 英国退出欧盟对欧洲大陆和欧盟27国来说,并不是一个经济问题,因为英国的经济规模还不到整个欧洲经济的五分之一。
 
  这是一个政治问题,我不认为脱欧会以任何形式影响欧洲大陆的经济。
 
  CDF: 那么脱欧将对欧盟或全球产生何种政治影响?
 
  格劳斯: 现在要看主要领袖的表现,目前的摩擦是否有一个好的解决方案,即英国是否能有计划地退出。
 
  不过,我认为这对欧盟来说可能不是坏事,因为如果没有英国,剩下的欧盟27国将会更加团结。他们可以开始更深入的进行经济一体化,进一步发展共同的边境地区,他们甚至可以开始在国防方面合作。
 
  英国一直反对欧盟27国在防务方面共同采取行动。现在他们离开了,这不再是个问题了。
 
  CDF: 您会担心英国脱欧带来的连锁反应吗,如果有其他国家也试图退出欧盟呢?
 
  格劳斯: 是的,有一些迷你“英国”,像捷克共和国或其他国家,但它们太小了,无法影响,也无法阻止其他国家。英国可以从某种程度上阻止欧盟决策,但像捷克或匈牙利这样的小国做不到。
 
  CDF:目前中国的增长速度有所放缓,您对此怎么看,对欧盟来说这是值得担心的事情吗?
 
  格劳斯: 中国的经济增长不可能永远保持在10%。我认为目前的增长率是非常正常的。随着一个国家变得越来越富裕,增长率就会下降。我不认为这对政策制定者来说是个问题,它应该被认为是自然的。
 
  对世界经济来说,这也是很自然的事情。我认为我们需要一个不光依赖于中国的增长的世界经济,需要其他地区的增长。印度和其他新兴市场也可以进行更多的改革。
 
  我认为中国在过去几十年里在维持世界经济方面做得很好。现在,也许应该有其他国家来帮忙。
 
  “不要理会特朗普”
 
  CDF: 如果中美间贸易争端继续发展下去,欧洲会面临一个必须选边站队的困境吗?可能会如何选择?
 
  格劳斯: 它会对美国说,我们支持你,中国人做了很多错事,但是我们不会对中国加征关税,这在经济上没有意义。因此,我预计欧洲不会选边站队,因为它不会与中国打贸易战。欧洲将在经济方面保持中立。
 
  CDF: 那么您对身处与美国贸易争端中的中国有何建议?
 
  格劳斯: 就我个人而言,中国最好策略就是不理美国,不理贸易战,让美国人把关税都加起来。这只会伤害美国。如果中国继续改革,对其他国家开放更多的空间。它就会繁荣起来。
 
  我认为中国真的应该倾听欧洲人和其他国家的意见——那些没有地缘政治问题的国家。解决一些国内问题,确保知识产权得到保护,并严肃对待盗窃知识产权的行为。
 
  如果中国这样做,整个世界会成为它的盟友,而美国将被孤立。这是中国必须做出的选择。
 
  现在就去做。如果我是中国决策者,我就不会理会特朗普总统,但会与欧洲人、日本人、加拿大人和其他人进行深入交谈,看看他们的不满能否得到解决,能否与除美国以外的所有国家进行谈判。
 
  CDF: 欧盟是美国的传统盟友,中欧在政治制度和社会文化方面也存在很大差别,这会影响中欧之间的互信吗?
 
  格劳斯: 这当然是个问题。但我认为,在经济方面,如果中国真的认真将听取欧洲企业和欧洲决策者的意见,欧洲也将努力解决中国方面所说的、欧洲应该做到的事情。
 
  中国投资在欧洲受欢迎
 
  CDF: 你在文章中曾将中美贸易争端称为一种“新常态”,欧盟与中国的关系呢?
 
  格劳斯: 欧中关系一直是一种非常正常的关系,因为欧洲对中国出口很多,反之亦然。这点与美国不同,欧洲将中国视为一个市场,一个巨大的市场,一个仍在成长的市场。
 
  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欧盟和中国之间的贸易关系比中美之间的贸易关系要成熟得多。我认为,在可预见的未来,这种关系将继续。总会有一些摩擦,但总体而言,双方都从中受益良多。
 
  CDF: 有什么地方是我没问到,但您认为非常重要的吗?
 
  格劳斯: 在欧洲某些地区,一些人对中国在欧洲进行的国家引导投资感到担忧,这些担忧主要是由研究地缘政治领域的人们提出或强调的。
 
  我个人认为这个问题被夸大了,中国的投资对欧洲来说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中国的投资实际上是受欢迎的。
 
  CDF: 对欧洲来说,“一带一路”倡议值得担忧吗?
 
  格劳斯: 一些欧洲政策制定者会认为,“一带一路”可能会被用来破坏欧洲的团结。同样,我认为这被夸大了,但除此之外,欧洲总体上对“一带一路”持肯定态度。
 
  欧洲与中国有着悠久的贸易传统,从马可波罗开始。中国对欧洲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因此在欧洲和中国之间设立一些站点是有意义的。
 
  CDF: 中国未来的发展您还有什么建议?
 
  格劳斯: 我们知道,中国目前是一个中等收入国家。关键问题是能否进入下一阶段,关键点可能不再是建更多的机场,更多的道路,更多的运河或高速列车,而是使其服务业更高效。
 
  因此,对内我认为中国服务业需要更自由化。对外方面,中国应该听取其他国家的意见——不是美国的意见,而是欧洲、日本和其他国家的意见,并努力使其经济与全球贸易体系更加兼容。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法律声明

京ICP备15036996号-1
 ©2015-2020 首席合规官, Inc. All Rights Reserved.